登陆

内地记者被攻击 香港记协发了个避实就虚的声明

admin 2019-08-17 318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原标题:内地记者被进犯,香港记协发了个避实就虚的声明

[归纳/观察者网 王慧]

在香港近期的连串极点暴力事情中,也发作了多起针对新闻作业者的暴力行径:先有中通社女记者被急进示威者围住,要求删相片,后有环球时报记者在香港机场被殴伤。

面临这些坏人的恶劣行径,“香港记者协会”14日避实就虚地发了个声明称,对内地记者拍照受阻表明遗憾。声明还特别“提示”,“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

而说到记者证,香港闻名媒体人屈颖妍在“点新闻”7月18日发布的视频节目中介绍说,想参与“香港记者协会”,只需要交150港币内地记者被攻击 香港记协发了个避实就虚的声明的费用,然后填个表、交个相片,就能够取得“记者证”,门槛很低。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王若愚早在2018年12月就撰文指出,香港记者协会曩昔50年里一向保持着“反中”的本性,并且每年都会发布一份“妖魔化”香港和内地联系的“年报”。

香港记协发声明,不提极点示威者暴行

据《大公报》11日报导,一位中通社女记者在拍下乱港分子恶行后,竟被团团围住,要求删去相片,出示了记者证也没用。后来,还呈现一位香港电台的男记者,也来帮腔,要求女记者删去相片。

今日(14日)清晨,《环球时报》宣布声明称,该报旗下环球网派往香港实行采访使命的记者付国豪,遭坏人围困、禁闭、殴伤。

这一系列针对内地记者的恶劣行径发作后,“香港记者协会”14日避实就虚的就此宣布声明,表明遗憾。声明非但没有提及极点示威者对两名记者的恶劣损伤,还特别“提示”,“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

声明原文如下:

香港记者协会关于近来两宗内地媒体记者拍照示威者时受阻表明遗憾,并斥责暴力对待记者的行为。

曩昔一周,前后发作中通社记者被示威者要求删片及环球时报记者被示威者围困、搜身及绑缚事情。两名记者事发时,均没有配戴记者证。

记协呼吁市民,关于清楚展现其记者证明文件,并忠实地实行其第四权的新闻作业者,应该予以尊重,不该阻止其采访,防止干涉新闻自在。

为了防止引起误解,记协亦呼吁内地新闻作业者,在港采访大型示威活动时,应该清楚展现其记者证件,以便利市民辨认,市民亦可行使其权利决议是否承受有关安排之采访及拍照。

“简略来说一个记者证的本钱,是150元”

最近一段时间,差人在法律过程中总会看到一群身穿黄色荧光马甲,上面还写着“记者”二字的人,挡在差人和坏人之间,并挥舞着他们手中的手机或照相机,阻挠差人法律。

这些所谓的“记者”,在近两天的体现愈加夸大。在警方以及港府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们不只彻底不给警方或港府说话的时机,屡次粗野地打断讲话,还记者会上狠毒大喊,问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什么时候去死”。

香港闻名媒体人屈颖妍7月18日在一档名为“点新闻”的视频节目中介绍说,这些常常挡在坏人前面,乱用“新闻自在”阻挠差人法律,令法律者“瞻前顾后”的“记者”,他们取得记者身份的方法其实很可笑。

屈颖妍说,这些人只需参与一个名为“香港记者协会”的安排,并交纳大约150港币的费用(100港币入会费与50港币记者证请求费,学生入会只需20港币),然后填个表、交个相片,就能够取得“记者证”。并且参与该协会的门槛则很低,比方写博客的自在职业者只需在媒体上宣布过几篇文章,或是香港高校里新闻系的学生,都能够请求参与。

接下来,屈颖妍说,这些人就能够穿上那个写着“记者”两字的荧光黄背心,耍弄着新闻媒体的“第四权利”,成为暴动现场的“指挥官”了。

观察者网查询“香港记者协会”的官网发现,参与该协会的门槛的确极低,请求文件仅包含作业手刺及证件相片;自在撰稿人供给自己注销著作、印刷品或报导的网页链接;学生供给学生证副本。然后交纳20元(学生)至100元的入会费用即可入会, 再交纳50元的费用即可取得“记者证”了。

不过,在本年7月15日,该协会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个“弄清有关请求记者证留言”的声明,称网上所说的该协会“入会没有门槛”是流言。

声明称,参与“香港记者协会”还需要经过其他会员介绍,并经过协会的实行委员会批阅才能够——虽然这一要求并未被写入其官网上入会所需的请求材料中。

但当进一步查询“香港记者协会”的“实行委员会”名单时,却能够发现:这帮握有能够同意让谁入会、以及谁取得“记者证”的人,绝大多数都来自同一个政治态度的媒体。

在其实行委员名单中,一向显着在报导中倾向坏人一方、更常年在香港和台湾支撑港独台独的《苹果日版》,有两人是其实行委员。另一家相同态度倾向坏人一方、并有香港所谓的“本乡派”布景的《态度新闻》,也相同有两人是实行委员。至于香港电台虽然是香港公立媒体,也相同在报导中体现出显着倾向坏人一方,进犯警方的态度。

一起,“香港记者协会”的主席杨建兴以及他所来自的“众新闻”,也相同在报导中持有显着偏袒坏人和进犯警方的态度。

王若愚:香港记协内地记者被攻击 香港记协发了个避实就虚的声明,50年不变的“反中”本性

2018年12月,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王若愚,编撰长文,具体叙述了“香港记者协会”的布景。王若愚称,该协会在曩昔50年里一向保持着“反中”的本性,并且每年都会发布一份“妖魔化”香港和内地联系的“年报”。

从这些年报的标题上,就能够看出来他们的态度。

2003年,紧跟“反对23条立法”发布《虚伪的安全——香港国安法严峻威胁言论自在》;

2007年,发布《空间收窄——回归十年以来的香港言论自在》;

2011年,发布《一国进、两制退——香港表达自在危如累卵》;

2014年,发布《新闻自在,危城紧急》;

2016年,发布《一国两魇——港媒深陷意识形态战》。

王若愚称,这些《年报》基调都是消沉、失望、惊骇,以控诉“中心和特区政府对新闻自在的镇压”为主题,结合社会重视的热门政治议题进行发挥,能够说是从未更改主题、改换频道。

文章说到,香港记协的权利层是执委会和主席。2017年,香港记协召开会议,推举产生了新一届的执委和正副主席。但在记协官网上,只要关于推举成果的介绍,并没有发布有多少会员参与大会,以及怎么推举权利层,被香港部分媒体批评为缺少揭露和通明,是一个“泛民派对”。

香港记协对执委的要求十分低,并非有必要是记者,只需是跟新闻作业扯上点联系就能够了。在本届(2018)10名执委中,有3人是自在作业者,1位是传讯司理,1位是专栏作家,1位是港台电视部助理节目主任,大都不是一线记者。 

最近发表

  也正是陈秀玉、邱茂国,提议天广中茂董事会罢免了高恒远的董事长职务,获得成功。天广中茂董事随即通过换届选举方案,欲彻底将高恒远等人清理出局。东方盛来并没有束手就擒,提交股东大会临时提案,推荐彭德俊等两位董事候选人。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彭德俊已经为东方盛来的实际控制人,且东方盛来已将所持股份悉数质押给彭德俊的关联公司。

  当初,东方盛来为什么能成为天广中茂的战投股东?有接近上市公司的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病急乱投医”,又看他们有东方汇富的背景,就相信了他们。如今,为何又将东方盛来人马清理出局?上述人士表示,在监管层发了那么多函件的情况下,东方盛来仍然没有兑现承诺,也能说明一些他们的问题(资金实力)。

  新晋董事长余厚蜀,东方盛来曾经的间接股东,取代了高恒远,能为天广中茂带来转机吗?天广中茂公司债券即将满3年,接近98%的投资者选择回售给上市公司,需兑付金额12.32亿元(含利息)。而天广中茂货币资金不足7000万元,能顺利完成兑付吗?这是余厚蜀及新一届董事会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股东矛盾爆发

  天广中茂原名天广消防,2010年底上市,是中小板“消防第一股”。2015年,天广消防对价近25亿元,向邱茂国、邱茂期等人发行股份购买中茂园林100%股权和中茂生物100%股权。次年,天广消防更名为天广中茂,上市公司也成为控股平台,由三家子公司天广消防有限、中茂园林和中茂生物独立运营三大主业——消防、园林和食用菌。

  上述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后,天广中茂创始人陈秀玉进行了减持,使上市公司成为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中茂系人士也顺利进入董事会,邱茂期还曾担任过董事长。天广中茂开这家消防公司火烧连营!股东内讧 董事长替换“走马灯” 巨额公司债压顶启新阶段,园林业务成为上市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但是,受大环境及业务模式等因素影响,中茂园林2018年初开始资金紧张,多地项目停工,去年营收锐减,净利润由盈转亏。

  在此背景之下,陈秀玉、邱茂国等选择为上市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以纾解困局。2018年11月,陈秀玉、邱茂国与东方盛来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拟将陈秀玉、陈文团持有的天广中茂不低于5%股份转让给东方盛来,使后者成为公司的战略股东,为公司的快速发展提供支持。随后,在股份并未正式转让的情况下,邱茂期等多人辞任董事会,为东方盛来让路。2019年1月,高恒远、沈庆忠、余厚蜀进入董事会,高恒远同时被推选为董事长。根据天广中茂当时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高恒远、余厚蜀同为为东方盛来代表,沈庆忠与东方盛来无关联关系。

  直到2019年2月底,陈秀玉、陈文团才与东方盛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转让5%,总价3.09亿元。随后不久的3月4日,天广中茂公告,东方盛来拟向公司提供不超过2000万元的财务资助。4月27日,东方盛来做出不可撤销承诺,拟继续向天广中茂提供不超过2亿元的流动资金借款,设立共管账户,资金专项用于解决公司日常运营及工程复工等问题,不得挪作他用。东方盛来承诺的具体内容是,4月30日前向共管账户支付金额累计不低于2000万元,5月31日前向共管账户支付的金额累计不低于1亿元,后期资金根据中茂园林项目的实际进度按需支付。

  然而,东方盛来至今未向共管账户支付任何资金,导致双方矛盾爆发。

  根据天广中茂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引进东方盛来成为战投股东的主要目的是向让其解决公司面临的12亿元的公司债偿付问题,以及中茂园林面临的项目停工问题。在合作协议中,邱茂国、邱茂期、陈秀玉承诺将其所持天广中茂股份的投票权全部授权委托给东方盛来行使,但保留了收益权。协议约定了期限,在2019年10月前,当公司符合可转债等资本运作的条件解决公司债务问题的前提下,公司的公司债问题仍未解决时,委托投票协议自动失效。

  对于违反承诺的指控,东方盛来做出了四点辩解。一是在股权

这家消防公司火烧连营!股东内讧 董事长替换“走马灯” 巨额公司债压顶

章鱼彩票app-上市公司8000亿理财图谱风云变幻: 撤离银行理财 转战信任商场

2019-09-21
  • 章鱼彩票app-安徽省“我国华裔世界文化交流基地”联盟建立
  • 章鱼彩票app-中集创新式事务频获发展 中标国内最大新能源公交车智能停车库项目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